看見歷史上的台灣-台灣第一代快遞(郵務士)~「使命必達」的「麻達傳奇」 --葉錦祥
    如果將台灣郵務快遞業務劃分,第一代「荷治至清初時期」~麻達;第二代「清代時期」~()(草創於康熙23年「郵傳設舖兵共107名」);第三代「日治時期」~郵便士;第四代「新近時期」~快遞(「宅急便」)

康熙33(1694)高拱乾之「臺灣府志」~「土番風俗」即載,「凡傳遞文書,兩手繫鈴,撞之則鳴,其走如飛。」復巡臺御史黃叔璥著,1736年出刊之臺海使槎錄:「麻達走遞公文,插雉尾於首,手背繫薩豉宜,以鐵為之,狀如捲荷,長三寸許。展足鬪捷,腳掌去地尺餘,撲及其臀;飛沙風起,手鐲與薩豉宜相擊,丁當遠聞,瞬息數十里。習紅毛字者曰教冊,用鵝毛管削尖暇則將鵝管插於頭上,或貯腰間」。故麻達的出現依其外觀裝飾看,可推論早自荷治時期已有之,其裝扮上頭飾羽毛及腰插羽毛管筆(西方鋼筆的前身),並可推知當時某些麻達應已懂文書。17世紀20年代,荷人乍到「大員」地帶,即見識到高大強壯像巨人(身長比當時荷人高),當時手綁著鈴鐺,跑的比馬快的「西拉雅人」,響噹噹的正在追捕鹿隻,推測荷人即已觀察到善跑特性,可能靈機一閃,而有想到利用此,猶如「神行太保」為其傳遞公文。其實更早在1603年陳第來台所遺「東番記」,已有同樣記載過,台南一帶平埔人「無事日夜習走,足蹋皮厚數分,履荊棘如平地,速不後犇馬,能終日不息,縱之,度可數百里」。另據翁佳音教授之研究:「清代當差傳送官府文書的快遞「麻達」,可追溯到荷蘭人征服各村社後訂定的條約,規定原住民應無條件聽命候差遣,負責傳遞公司的書信、包裹、箱子、籃子等物,若有怠慢或違令,視同反抗。」(翁佳音等,2017/p.15-16)諒可得證明。如果就當時言,荷人遞送公文書信是平信;則能穿梭林箐鳥道的麻達所走遞之公文即「限時批」!

爾後原傳承自荷蘭人所遺規定,原住民必然對於其後能征服其「原征服者」的明鄭,更加畢躬畢敬態度遵從之。後傳至清朝,更建立令譽,故清初也連同台灣犬曾遠赴北京在康熙帝面前表演過其快腿。康熙5658年留有閩浙總督覺羅滿保兩度進奏薦舉麻達進京展演之遺留的史料,其中康熙56718日滿文奏章:「麻達(ma ,da)番子..諸羅縣所屬北路熟番..自幼學習跑步,以快速且耐力為尚。..焦力烈等7個番子跑得好。他們說,臺灣盡是沙地,他們一日可跑二百里..試看犬時,雖跑得不快,但咬物尚有力,所以選了47個番子..進呈聖主御覽」,帝珠批:「試試吧!」。(蔡偉傑,2008)

「麻達」廣義,原泛指「番未娶者」(詳如夏之芳「臺灣紀巡詩」以及六十七「番社采風圖考」),即指未成家之青少年人稱呼之;「劉志」謂,卽娶者曰「仙」(卽婚,納餉稅),班白者曰「老仙」(臺海使槎錄,已娶者曰「老纖」;番社采風圖考曰「暹」,指同一人物表述上音似字不同)。狹義則指「聽差者」,或曰「未婚,供力役」二者之謂。名稱南北地方各社,尚有不同之稱謂。如「諸羅縣志-雜俗」,縣治以南「聽差者」咬訂;諸羅山、打猫(今民雄)各社,謂之「猫踏」(音譯或成音轉如madamata);斗六門以北曰「貓鄰」(吳廷華謂:未受室謂之貓鄰,又謂之貓達)(另范、余之府志記:未嫁者另居一舍曰之貓鄰),「范志」、「余志」云「聽差者辦事」(即服傜役或許可看作如今日之另類服義務兵役)。而所指涉年齡各志籍載乃有不同定義,「諸羅志」:約十二、三歲外,凡未室者充之;立少稍長者為首,聽通事差撥(出公差)。但為成快腿須「箍(原文用木邊)肚」,「故有力善走,重繭累胝,能數千里」,其養成年齡各籍不同,「諸羅志」:年可十三、四,編籐或篾,圍腹及腰,使之束小,謂之箍肚,便於馳騁。康熙25年左右之「蔣志」:當十四、五歲時,必編藤竹圍腰,束之使小(似漢女纏足,為身體雕形),以期便捷。康熙33年「高志」、康熙51年「周志」:男女約十五、六歲時,編藤圍腰,束之使小(倒懸覆臟,食少力強),故射飛逐走,疾於奔馬。「番社采風圖考」:番俗以馳走飛逐為活計,憂肥腰為累,從髫齡便令箍腹。故麻達自1215歲,是其箍肚最適齡,「諸羅志」更有載,在北部崩山八社及後「土龍」社一帶,麻達更是「編五色篾,束腹至胸(似女人馬甲)」。且「諸志」:既有室,乃去之(同范志、使槎錄:成婚則去之)。箍腹乃「恐腹大難於奔走」,是以「娶婦則去其束箍」,解箍當如解甲歸田。

如上四百多年前來台驅倭之陳第,既有觀察到原住民「習走」之風,學者潘英說,平埔族「習走」是為「鬥走」。故「麻達文化」乃根基於「鬥走()文化」,志籍言「番以善走為雄」,即使平時「夜冷月明,展足鬥捷,腳掌倒彎去地尺許,如凌空遐舉;習之既嫺,故逐走射飛,疾於奔馬(諸志)」。番社采風圖考曰「鬥走」,「番俗從幼學走,以輕捷較勝負。練習既久,及長,一日能馳三百餘里」,這些經平日不斷練習,再加上節慶時的比賽,如御史夏之芳詩「小番鬥捷走如風,拓得圍場萬竹中,響急銅鈴疑陣馬,當先爭奪錦標紅」及黃叔璥詩「鬥捷看麻達,飄颻雙羽橫,薩豉聲鏗鏗,奮臂為朱英(紅布懸竹竿為幟,麻達先至者奪之,即令數十人於78里競走奪之,名曰奪標)」,從日常「習走」演變成「鬥走」之競賽文化,故有婦曰「汝男人英雄兼能捷走」,為原民最鼎盛之文化興事。

麻達為原民重要的文化傳承,其身上許多「稱頭」,更是深具文化的表現,喜貫大耳戴飾物(中部某些社麻達頂髮梳結兩髻曰對對),頭戴雉羽腰繫鵝管筆,手臂穿戴「薩豉宜(又稱卓機輪,南路則另有稱呼-咬根任)」,「諸羅縣志-番俗-器物」載,鑄鐵長三寸許,如竹管;斜削其半,空中而尖其尾,繫尖於掌之背,番約鐵鐲兩手,足舉手動,與鐲相撞,聲錚錚然。或另銜鐵舌,凹中;繫之臍下,搖步徐行,鏘若和鸞。騁足疾走,則周身上下,金鐵齊鳴,聽之神竦。夏之芳詩:「臂插文書任所之,飛行麻達好男兒。雙懸薩豉聲聲應,贏得蠻娘競說奇」。吳廷華詩:「刻期插羽走貓鄰,雨夜風晨往返頻。一道官文書到處,沿途響澈卓機輪」。卓機輪、薩豉宜即鈴鐸之屬,演變上有繁複化,從康熙23年蔣志之「鐵鐲環臂,以示壯觀」、乾隆6年劉志之「薩豉宜及雙腕帶三稜鐵鐲(銅鐵釧多者十數雙,黃叔璥更記錄到有兩手用五、六十者或用蛤釧),兩物相撞擊,另腰間鐵卷加鐵舌(助韻)」,乾隆12年范志之「手帶銅鐲或鐵環外(另有臂帶鐵釧,手執銅瓦者),腳帶鐵鐲,手腕縛草(狀如拂塵,當代山地舞易常出現之裝飾)垂至地(黃叔璥更早記載)」,這在天黑夜冷時分進行極速跑步,會使「暮夜有惡物,恃以不恐」,如同鳴笛示警之救護車。其聲響色燦之風騷狀,奪人耳目,難怪能博得原民貓女(後來手腳鐲普及至番女飾美)之青睞,乃有詩云「怪他麻達風騷甚,學得吹簫便是(娶妻者)」。「又製葫蘆為行具,大者容數斗,出則隨身,旨蓄、毯衣悉納其中,遇雨不濡,遇水則浮」。「腰上葫蘆頭上羽」、薩豉及縛草這些稱頭更是其專業性表現。是以,能司其職獲取社中之尊重地位,乃「趨勸供役,踴躍恐後」,除了「接遞公文,官給以餼」,故郵遞外,其職場更顯多功能化,還能當牛車駕駛之「麻達執鞭」,或轎夫如范咸詩「蜂腰鼓腹步徐徐,且喜今朝食有魚(凡長吏因公出差,番為肩輿,犒以酒食則歡欣鼓舞),意氣揚揚告猫女(昔原民女多以貓名),『適纔親御使臣車』」,在台灣西部交通線上扮演重要角色,渡溪時水路深淺安全性探測及「山溪驟漲欲濟無舟,肩輿車載,蟻擎以過,如履平地」。每年黍熟時為節之豐年慶典,「麻達於高處傳呼」,並作為當代傳令兵;還當「觀光列車司機」~「番社采風圖」中「遊車」執鞭駕車。也當望樓之斥侯(哨望),「社中各自置樓高,貓蹋更番未覺勞」,為其時之「保全」,可說「凡差役皆麻達所任」。

觀麻達迭經數代傳承,荷治復經明鄭時期,其特性逐漸形成優越的「職人文化」,清初「台海使槎錄」,對麻達遞送公文時,留下其工作精神描述:「麻達夜宿社寮,不家居,恐去社遠,致妨公務也」。時日夜撥番夫(麻達)二人守候,夙夜匪懈認真執勤。

哆囉嘓社(今東山鄉)麻達遞送公文歌:

我遞送公文,
須當緊到;
走如飛鳥,

不失散落;
若有遲誤,便為通事所罰!

惟麻達付出總比回報少,夏之芳「餐風宿露為當官,宿食經旬一飯丸。多少豪民安飽甚,動云番性耐饑寒」(夏註:番出應差止以雙手團熟飯一塊,繫于腰間,鎮日療飢止此,其實番亦歎飢苦,有可憫者,非其性然也),清初對抽撥牛車及勒派竹木(修船重料由山區輸送至平地)已覺知過度使用,故臺廈道高拱乾有頒「禁苦累土番弊示」文告,以資保護。

文獻中(范志)某些地區(崩山後龍等社)如果婦、女與麻達通(),則麻達不問,可能有受青少年保護法的保護。「麻達文化」數百年傳遞,提供台灣早期西部交通線上巨大貢獻,麻達可說「台灣交通服務業第一人」也。但其提供的服務,弔詭的,助益西部大開發,隨著西部漢人不斷侵墾,番社的流離失所,亦不斷隨著年代推進而消失,到後來文獻我們以文化特徵-「束腹」推論,文獻已未能出現在平埔族,僅載曹族、魯凱族及部分阿美族束腹之麻達文化遺跡,終至日治中期廢除(何聯奎等,1983),雖然「麻達文化」于今蕩然無存,但先代飛毛腿基因或許仍有遺傳到,則那天咱「台灣郎」得奧運賽跑金牌,就是最佳歷史見證!

image001.jpg

歐陽泰著「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p.145-1652年德國傭兵(VOC僱用)記錄到「飛奔的福爾摩沙人」-早期南台平原上的追鹿人

image003.jpg

臺博館-「看見臺灣歷史」

image005.jpg

黃叔璥1721年任首任巡臺御史乾隆元年1723年所著之「台海使槎錄」

image007.jpg

六十七著「番社采風圖考」-遊車中表達麻達多功能之一

 

image009.jpg

另翁佳音教授新著「解碼臺灣史」P.180-其將1648年來台德人G.Schmalkalden繪圖中四行文字部分譯文「咱整天跑步奔行,拼輸贏/手腕戴著環鈴鐺,響叮噹

image011.jpg

陸傳傑先生「裨海紀遊新注」p.112-右圖中肩挑大葫蘆為其遠行行囊

 

image013.jpg

陸傳傑先生「裨海紀遊新注」p.102-圖中小細腰上有描繪出「箍肚」,在北部某些社束腹至胸,如同現代女性所穿之「馬甲」

image015.jpg

麻達飛毛腿專長有利傳遞訊息故「凡差役皆麻達所任」,也職司「保全」業務

 

image017.jpg

從日常「習走」演變成「鬥走」之競賽文化,先天與後天必然造就出飛毛腿

image019.jpg

出自蔡偉傑「殖民檔案與帝國形構-論清朝滿文奏摺中對臺灣熟番的表達」《臺灣史研究》153p.25-55

image021.jpg

康熙末年來台測繪地圖的傳教士馮秉正同樣有描述到「原住民跑得比馬快,腰部用『布』裹起來,不知是否沒注意有『竹籐馬甲』?」

image023.jpg

取自G狗大神的網文

土官使麻答為余問水(番兒矯健者,探水之深淺)

麻答漢字記音詞指未婚之男性青少年或寫為「貓達」「貓踏」,其與稱作「暹」、「仙」或「老纖」已婚男性的明顯區別是箍肚六十七《采風圖考恐腹大難於行走」,故束使小以期便捷青春期開始箍腹直到二十歲結婚才解除約束束腰不只是為使身手矯健也是當時男子討好女性的方法(許俊雅,2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3D Tea 的頭像
3D Tea

茶味圖書館

3D 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